X

一带一路百家媒体走基层委员会

菲律宾财长:百分百支持“一带一路” 望RCEP数周内签署

0

中国是菲律宾最大的贸易伙伴,也是菲律宾第二大旅游客源国和外商直接投资来源国。近年来,菲律宾积极推行旨在加强基础设施建设的“大建特建”计划,政府高级官员也曾多次表示,该计划和中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相契合。

“菲律宾百分之百的支持‘一带一路’倡议。”11月24日,在国际金融论坛(IFF)第16届全球年会期间,菲律宾财政部长卡洛斯·多明格斯(Carlos G. Dominguez)在接受专访时表示。他指出,菲律宾政府在基建领域的计划与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相呼应,该国政府也正在国内为推动该倡议的实施而努力。

菲律宾是近年来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。截至2018年第四季度,该国GDP已连续15个季度增长超6%。不过,受年初的国家预算案延迟通过,以及该国中期选举等因素影响,其基建投入一度受阻,2019年上半年GDP增速也降至了5.5%。而在国家预算案通过之后,基建投入的作用再次显现。

“在第三季度,由于实施了追加投资计划,经济增速快速回升至了6.2%。”多明格斯表示,“我们认为第四季度会有更快的增速。”在他看来,菲律宾目前多项经济指标表现突出,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口数量不断增长,中产阶级也在不断扩大,这些因素都驱动着该国经济进一步增长;但与此同时,经济领域的不确定性也可能带来风险。

“在我看来,这是过去这么多年来第一次,所有的不确定性都是由美国造成的。”他表示,尽管菲律宾并非贸易大国,但仍受到了一定的影响,这也是该国力推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》(RCEP)的原因:通过与中国、其他东盟成员国以及北亚地区的伙伴的合作,一道努力克服这些困难。

持续投入基建拉动经济

问:如何看待今年菲律宾整体经济的增长情况?

多明格斯:我们今年经济增长的目标是6%-7%,目前预计至少能达到6%。之前,我们的国家预算案延后了5个多月才通过。该法案必须得到参众两院的通过,而此前众议院迟迟没有通过。这就导致我们无法投入资金发展基建。同时,上半年我们还有中期选举。我们的法律规定,临近中期选举时,不能开启新的基建项目。

受这两个因素影响,当然,主要是受国家预算案延迟通过的影响,我们无法按计划每天在基建上投入10亿比索(约2000万美元)。这导致上半年经济增速降至了5.5%。不过在第三季度,由于实施了追加投资计划,经济增速快速回升至了6.2%。我们认为第四季度会有更快的增速。

问:你是否认为,这也证明了政府的开支计划在发挥作用?

多明格斯:是的,我们的政府开支约占到国家GDP的19%,尤其是现在我们正在努力增加基建投入。过去五十年,我们在基建上的投资平均仅占GDP的2.5%。在2018年,这个数字达到5%,并希望在2022年进一步提高至7%。为什么我们要投资基建?首先是,基建可以带来可观的就业机会。第二,基建可以促进物流整体水平的发展,降低商品运输和人员流动的成本。这和中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有些类似,不过是针对菲律宾自身的。

问:近年来,菲律宾政府债务情况不断好转,主要得益于哪些措施?目前的支出计划下,如何避免掉入“债务陷阱”?

多明格斯:我们通过占GDP的比重来衡量债务水平。大约在15年前,债务占GDP比重达70%,目前已只有42%。这意味着我们可以把更多的资金投入到本地的经济发展上,而不是偿还债务。本质上,我们的借贷是非常保守的。我们将尝试通过提升税收的方式筹集基建项目所需资金的20%,其余80%通过借款。而这些借款中,70%来自国内,25%至30%来自国外。

“债务陷阱”的问题确实在过去两年频繁被讨论。我的观点是,如果存在债务陷阱,那也是借债人自己设下的。当借债人没有把借来的钱投入到能带来足够回报的项目上时,显然就会出现问题。因此,我们有义务非常谨慎的使用借款,仅将其投入到可以带来足够的回报的项目上。

全面税制改革等待收尾

问:过去近十年间,菲律宾外国直接投资(FDI)取得了显著增长,但在2018年出现了小幅度下降。下一步如何吸引外资?

多明格斯:在2015年时候,我们的FDI规模达到了50亿美元,并在2017年和2018年平均达到了100亿美元的规模。我相信这是源自对菲律宾的信心。包括对政策、对总统的信心,也有对菲律宾良好的经济基本面的信心。我们有着较低的债务水平,有着平均年龄仅为24岁的年轻劳动力,且劳动力受教育情况良好。我们也正在致力于通过“大建特建”的基础设施计划降低在菲营商的成本,加速对营商环境的优化。此外,这也是最重要的因素:我们的国内市场正在因中产阶级的壮大而迅速扩大。

问:此前你曾提到,全面税制改革剩余的一揽子计划有望在年底通过立法。目前进展如何?通过立法之后可以如何助力经济发展?

多明格斯:我们在2016年提出了税制改革一揽子方案,并在2017年通过了其中最困难的部分,这涉及几个不同的方面。首先,我们提高了过去20年都未调整过的燃油税;第二,我们提高了含糖饮料的征税,这也是一项与全民健康相关的措施;第三,我们提高了烟草税。与此同时,我们也降低了个人所得税,此前的税基已20年没有调整过。通过改革,99%的工薪阶层获得了大约1个月收入的减税。这可以刺激消费,无疑是有助于经济发展的。我们差不多完成了65%的改革目标。

尚未完成的部分,首先,我们想提高对酒精饮料的征税。我们还想提高对电子烟的征税。此外,我们还想降低企业税。菲律宾是东盟内企业所得税最高的国家之一,达到了30%,我们希望能逐步降至20%。我也在考虑使我们的财政激励措施合理化,采取类似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政府的做法,使财政激励更具时限性、透明性、针对性和绩效性。

此外,我们希望提升车辆登记税,简化道路使用税。最后,我们改革土地价值评估方式,希望通过改革与国际接轨。

百分百支持“一带一路”倡议

问:你认为目前推动菲律宾经济发展的最主要因素是什么?有哪些值得注意的风险?

多明格斯:主要的驱动无疑是投资,既有政府投资,也有私营部门的投资。作为最主要部分的基建计划中,私营项目的增速也很快,主要是住房和办公建筑。消费也是一个主要的驱动因素,这主要得益于中产阶级的壮大。

最大的风险则是经济领域的不确定性。在我看来,这是过去这么多年来第一次,所有的不确定性都是由美国造成的。所有人都在担心:美国希望推行自由贸易还是保护主义?很多国家蒙受了损失。尽管幸运的是菲律宾不是一个贸易大国,但我们仍感受到了困难。

例如,我们向中国出口很多电子产品的零部件,中国把他们组装至电脑、音箱和其他电子产品中,再出口到美国。现在,美国提高了对华关税,间接地使我们也感受到了需求的下降。这些不确定性也使得人们不想在海外投资太多,因为他们不确定规则是什么。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大力推动RCEP,它涵盖约36亿人口,可以搭建一个非常好的贸易平台。不幸的是,印度目前还不想加入,如果未来他们想加入,我们表示欢迎。

问:你对RCEP接下来的进展有何展望?

多明格斯:经过7年的谈判,成员国终于在几周前于曼谷达成一致,决定推动RCEP签约落地。当然,还有一个国家并不完全同意,我们欢迎它稍后加入。我们将努力推动RCEP最终的文件可以在未来数周或是数月内完成签署。我认为,它会提供一个可以促进亚洲和大洋洲经济发展的稳定的平台和框架。

问:你之前也提到过,中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与菲律宾的“大建特建”计划非常契合,双方也已经有了很多的合作成果。对下一步的合作有什么期待?

多明格斯:首先,菲律宾百分之百的支持“一带一路”倡议。我们的总统杜特尔特已经来中国参加了两次“一带一路”高峰论坛。我们认为,这是一个非常有胆识的全球性倡议,它将促进东南亚国家与中国、中国与其他国家之间的互联互通。“一带一路”倡议有着巨大的潜力,可以提升所有人的生活水平,消除贸易壁垒,降低物资在各国之间流动的成本。因此,我们完全支持“一带一路”,并正在菲律宾国内为推动该倡议的实施而努力。

我们视菲律宾为大海上前行的一艘船。我们有不错的船,健全的金融体系;我们也有很好的船长和领航员,立法机构也提供了足够的支持。天空非常晴朗,只是有的国家在掀起波澜。但是,菲律宾可以和东盟、中国以及其他北亚地区的伙伴一道努力克服这些困难,向世界证明我们可以引领全球的增长和繁荣。

(原标题:专访菲律宾财政部长卡洛斯·多明格斯: 百分百支持“一带一路”倡议 希望RCEP数周或数月内正式签署)